首页 > 旅游> 5串1对4场有一场输半 那些吸猫撸狗的年轻人:养只宠物共度余生吧|小南Youth

5串1对4场有一场输半 那些吸猫撸狗的年轻人:养只宠物共度余生吧|小南Youth 时间:2020-01-11 17:58:46   阅读1476

5串1对4场有一场输半 那些吸猫撸狗的年轻人:养只宠物共度余生吧|小南Youth

5串1对4场有一场输半,养宠物,照亮的是当代年轻人最柔软或许也是最脆弱的情感世界。

文 | 阿树 黄云 编辑 | 星煮

当代年轻人的续命大法,绝对少不了——吸猫、撸狗。俗话说,穷养本人富养猫,消费已经从“猫吃什么我吃什么”升降级到“猫吃进口粮,我吃食堂”。

大刀一挥,忍着心痛为主子剁了手,大城市里的年轻人们,依然要勒紧裤腰带,继续过当个隐形贫困人口。物质上的阔绰付出,换来的是精神上的回报。

《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有超过50%的单身人士疲于应付双向的情感互动,而是通过养宠物来获得精神寄托。

我们采访了一些独居在大城市的单身年轻人,他们讲述了自己和宠物的羁绊,这不仅是宠物的故事,也映照着人的故事。

“想跳楼时,我在想要不要抱着我的猫”

>跳跳糖 上海 单身独居三年

上海徐汇区一年5万的出租屋里,主人是一个87年的北京女孩,还有一只名叫肉肉的田园猫。女孩生活简陋,40平米独居的房子,几乎快成了猫的居所,塞满了各种昂贵的进口猫粮,到自动喂食器,航空箱,暖猫窝,以及各种玩具。

细算下来,肉肉一年的开销就是一万多。女孩叫跳跳糖,从事游戏行业,薪资不低,但也不算高。主子肉肉是这个家的贵妇,是碎钞机,也几乎等于她生活的全部。

肉肉是一只土猫,它原先的主人是一对情侣。主人关系破裂,它也跟着遭殃,连同男主人,一起被赶了出来。男主人把它扔在公司里,再也没有看它一眼。那是2017年的7月份。

跳跳糖从未养过猫,看到这只猫瘦骨嶙峋的,甚是可怜,就接回家去了,取名肉肉。接主子回家,跳跳糖几乎买了市面上所有高档猫粮来款待。但肉肉就是不吃,直到试了加拿大某品牌,100多一公斤,才勉强入得它的法眼。

铲屎官从零开始,疯狂给肉肉添置各种家具、玩具还有口粮。花钱如流水,所以也叫它碎钞机。跳跳糖剁手买了一套昂贵的自动喂食设备,不在家的日子,跳跳糖时刻关注着手机的监控软件,没事也会点开视频看看它。

自从主子进了门,家里的空调再也没断过。跳跳糖很怕它生病,因为同事的主子病了,住院3天就花了5千。

跳跳糖记得很清楚,肉肉第一次躺在她胳膊上安静地熟睡是2017年8月10号,愉快地搂着肉肉睡觉是9月22日。

因为这只小家伙,原本寡淡的日子,终于有颜色了。大龄单身,异地独居,跳跳糖没时间谈恋爱。她来上海刚好三年,除了工作,这座城市跟她没有瓜葛。

由于工作压力很大,跳跳糖也经常会出现脆弱时刻。有段时间,她抑郁症很严重,她陷入无法自拔的沮丧和烦躁,时常胸闷冒冷汗,突然间无故流泪。更折磨人是严重的pms(经前综合症)也在那段时间爆发了。她翘班回到家里,抱着肉肉哭。躺在床上,她多次想过跳楼自杀。

望着陪在她身旁的肉肉,跳跳糖会想:“我是抱着猫一起跳,还是先把它掐死?”,幸好,朋友劝导了她。

自从生命中有了肉肉,每次看它,跳跳都会觉得:“莫名有股力量,就像这座冰冷的城市有盏为你而亮的灯一样。”

“我的猫死了,1200块葬礼费,是我最大的支出”

>阿斌 广州 单身独居五年

我的猫死了,尸体在阳台上躺了两天。我不知所措,夜里失眠,在床上辗转,陷入狂躁。

我的朋友告诉我:把它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丢进到楼下的垃圾桶里。我没有照做,我想起我的猫还没有名字,这让我难过起来。

它是一只流浪的橘猫,两年前,我不知道它是怎么来到我家门口。那是五楼啊,而且大楼门禁森严。

我打开门,一团肥胖的肉团就冲进了我的出租屋,从窗台上窜到对面的天楼。第二天,它又来了,蹲在对面的楼顶,一直待到夜里,叫个不停。我把冰箱里的剩肉给它递过去,让它安静一点。

那时候,我还是一名游戏运维,互联网的底层民工。住在广州的城中村里,低廉的房租换来的宽大空间。我喜欢简单宽敞的生活,热爱独身,讨厌动物。

我问遍了附近所有人,也没人把猫领回去。

最初的半年里,它像个不定时上门服务的特殊人员,我也把阳台的护网打开,留他一碗饭。日子久了,我开始习惯它不时来拜访我,像个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

后来我不小心把它锁在屋里,它就名正言顺地住了下来。我们像两个合租的室友,除了供养一点猫粮,交集很少。我不是萌物爱好者,再说他也并不萌,身体肥大臃肿,始终没有被我晒到朋友圈。

2017年春,公司整合优化,我失业了,在出租屋里待了四个月,读一些社科、人文类的书,有时候彻夜抱着平板看电影,日子颠倒黑白。

我的“室友”猫粮也断了,我煮面,它只得跟着吃面。半月不知肉味,它倒也没有嫌弃我。

这年8月,我找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工作。工资很低,但我热情很高,也试着装扮一下生活,顺便给“室友”买了点昂贵的猫粮,让它过一过好日子。

那时候我才发现,它已经老了。入冬后一场寒潮,它就一直窝在客厅里,眼睛半闭半睁。我抱到宠物医院去,医生说,它老了,放弃吧。

第二天,我的猫就死了。

我觉得亏欠它,在网上搜到宠物殡葬服务。我跑了半个城市,把它送去火化了。1200块钱,这是我在它身上支出最大的一笔钱。

回来路上,我心里老感觉不对,又跑回去把它的骨灰罐抱回来,放在我的阳台上。我不时会想念我的猫,仿佛它就在那里。

“男朋友有什么用?还不如养只狗”

>三旬 杭州 单身独居四年

三旬一度是不想继续养妞妞的,因为一看到它就会想起前男友。

2014年毕业后,三旬和男朋友去杭州发展,一起养了妞妞。那时,他们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两个人下班后一起去公园遛狗。

因为男朋友和妞妞,三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有了家的感觉。 男朋友包揽了狗狗洗澡、收拾玩具的活,妞妞也特别黏他,对三旬却老是爱理不理的。男朋友还经常气她说,要是有一天他们分手了,妞妞一定会选择跟他。

后来,感情意外走到了尽头。男朋友走了,没有带走妞妞。

分手后的一个星期里,三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出门,也没有管妞妞的死活,没有去上班,拒绝了所有社交,整整躺了一个星期。直到有一天看到镜子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三旬意识到自己不应该为别人而活,也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妞妞也已经一周没吃没喝了。

三旬整理了情绪,辞掉了原本的工作,带着妞妞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那时候三旬看到妞妞,往事总是浮现在脑海里,她情绪变得越来越暴躁,会对着妞妞骂前男友,而妞妞总会委屈巴巴地蜷缩成一团。

重新找工作并不容易,最艰难的时候三旬卡里只剩下132块钱,她学会了自己换灯泡,习惯了自己抗水上楼,早上买两个包子还想着留一个晚上吃……但尽管如此,也没有饿着妞妞。但是经历了这次事情后,妞妞好像也变了,变得不像以前那么淘气,也变得更加黏三旬了。

她说,妞妞是陪着她重生的,不能抛弃妞妞。现在,最难的时候早就过去了,三旬一直单身。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妞妞是她最熟的人,也是最亲密的陪伴者。

“我无数次想,带着我的小猫逃离北京”

>栗子 北京 单身独居两年

毕业半年后,栗子放弃了家乡的教师工作,只身来到北京,这位小镇青年向往文学世界,想当编剧。

几番碰壁之后,栗子只进了一家自媒体,付完房租和押金,身上的钱便所剩无几。为了省钱,栗子每天都在公司附近的便利店解决午饭,甚至因为总是拒绝同事的午饭邀请而被认为不合群,那段时间的栗子工作很忙却总感觉有些孤独。

某天栗子在回家路上买了一根热狗,偶然在路边的绿化带里看见了一只白色的小猫,蹲在路边,怯生生的,栗子觉得可爱又可怜。栗子把热狗撕碎放在小猫前,它却好像受了惊吓似的蜷缩在角落里。

栗子假装走开,站在远处看着它狼吞虎咽地吃掉地上的热狗,好像看到了刚到北京的自己,因为没钱,所以总在便利店里吃便当。

独自面对未知的未来比想象中要更难一些。后来她栗子把小猫抱回了家,栗子觉得这是来北京后做得最勇敢的事。

后来,北京房租涨得厉害,栗子带着热狗搬了家,奔波找房子的日子多次让栗子想要放弃北京的生活,“和热狗一起回老家算了。”

如今,每次下班回家看到不停“喵喵喵”一头蹭过来的热狗,栗子感到庆幸:“北京和热狗,我都离不了。”

在什么时候,你会真的需要养只宠物?

《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我国有超过50%的单身青年分布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养宠物。《2017 年宠物主人画像报告》的数据也与之印证,养宠人群中单身人士占比高达41.4%。与之对应,宠物日益成为“单身经济”的高频词,消费与购买力与日俱增,有超过60%的铲屎官,每年花费超3600元。到2018年,猫狗人均单只年消费就突破了5000元。

“年纪轻轻就猫狗双全,真令人嫉妒”曾是微博上的一句玩笑话,不过也印证了部分的事实。都市年轻人养猫狗,就像对待自己亲人和孩子那样。

对于独自打拼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双向的情感互动的确能带来更大的幸福和快乐,但也意味着更大心力的损耗。养宠物成为一种更划算的选择,省去了诸多麻烦,还不易产生心理上的疲惫感,同时又能使内心得到治愈。

养宠物,照亮的是当代年轻人最柔软或许也是最脆弱的情感世界。

所以,你会出于什么原因养宠物呢?

@啊束:等女朋友毕业,我们约好租一套大大的房子,然后养只小小的猫。

@白茶清欢:我现在就想养啊,或许,是在我有钱的时候。

@北一梦:当我三十岁还没对象的时候,真的要考虑养个宠物共度余生了。

@w先生:因为可爱到想养算不算?

@themis:或许是真正地一个人生活之后吧。白天早早地起来上班,一直到晚上六七点才回到家,整天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根本没有休息的空档。下了班之后又完全没有力气再去玩,回到家也是一个人,这个时候就会想,要是养了只软萌的猫咪,蠢蠢的二哈那肯定会很热闹的......

(实习生黄晓君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外围网站app线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