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智库特约|中央党校教授徐祥临:中国消除贫困的理论与实践要胜于

智库特约|中央党校教授徐祥临:中国消除贫困的理论与实践要胜于 时间:2019-10-25 16:39:03   阅读1513

主持人:王彪

嘉宾:徐向林,中央党校经济系教授

10月17日是中国第6个扶贫日和第27个国际扶贫日。

贫困是一场“无声的危机”,它不仅严重阻碍了贫穷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而且是当前区域冲突、恐怖主义蔓延和环境恶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在减贫方面的成就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然而,对许多国家来说,消除贫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在几天前,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阿比吉特·班纳吉、埃丝特·杜弗洛和迈克尔·克莱默,表彰他们对减少全球贫困的实验性贡献。结果公布后,受到各方的广泛赞扬,并引发了更广泛的扶贫讨论。

为此,南方经济智库特别邀请中央党校经济系教授徐向林对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论和中国扶贫经验进行比较解读,以利于读者。

诺贝尔奖获得者不应放弃二元经济结构框架。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他们三人在西方经济学领域赢得这个奖项是很自然的。因为,正如世界经济界所评论的,他们的获奖反映了当今经济领域对发展经济学的重新重视。我对这个想法持赞赏的态度。

特别是,三位获奖的经济学家从他们的研究中走出来,深入到穷人中进行研究和实验,同时帮助一些发展中国家制定一些有利于穷人的政策。这些做法值得充分认可。

然而,我认为我们应该避免盲目崇拜迷信,同时高度赞扬三位新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因为在解决发展中国家贫困问题的共同目标上,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和实践取得了越来越丰富的成就。换句话说,中国共产党在解决中国贫困问题上的理论和实践现在都高于三位新河野奖获得者。

众所周知,刘易斯是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之一。获奖的原因是提出了二元经济结构理论。在这一理论中,他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结构分为以工业为代表的现代经济部门和以农业为代表的传统经济部门。其理念是通过发展现代经济部门来吸收传统部门的剩余劳动力,使以农业为代表的传统经济部门在吸收了剩余劳动力后,能够进入商业运行状态,即完成现代化。我认为刘易斯的理论框架是科学的,符合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实践。

面对发展经济学的困境,他们寻求理论创新、关注中国扶贫的成功案例原本是正确的,但他们完全抛弃了二元经济结构的理论框架。我认为他们的理论创新方向有偏见。原因是二元经济结构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国情。不偏离这一理论来源,就不可能科学地理解贫困的本质。正如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研究贫困问题时发现的那样:穷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不同于富裕阶层和人口,这是典型的二元结构。

我们党以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即二元结构理论为基础,开创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组织了农民,改变了中国的贫困状况。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发展取得如此巨大成就的理论基础之一仍然是城乡二元结构。随着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中国也形成了国民经济的基本格局,建立了工业体系。农业、农村和农民也已进入现代化进程。改革开放后,中国进入了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阶段。此后的发展成就是显而易见的。

实践证明,新型农村合作制度是有效的

六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湘西石板洞村的调查中首次提出“精确扶贫”的概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全面振兴农村,抓重点,补短板,补强弱项,实现农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的振兴,促进农业整体升级、农村整体进步和农民整体发展。我们要尊重广大农民的意愿,激发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激活农村振兴的内在动力,让广大农民在农村振兴过程中有更多的幸福感和安全感。我们要坚持艰苦奋斗振兴的方针,遵循农村发展规律,先规划,后分类,加大投入,努力稳妥推进农村振兴,不断取得新的成效。

相比之下,虽然诺贝尔奖获得者也认识到帮助穷人的重要性,但他们并没有提出组织穷人的主张,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从微观层面转变二元结构的有效方式和手段。市场经济体制下组织农民的重点是增强农民进入市场的竞争力。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新课题上的实验相比,中国的方法更聪明,更有利于农民,并能立即解决贫困问题。

按照新型农民合作制度的“三位一体”,第一是生产合作,即技术人员引导农民从事生产,使科学技术得以推广;二是供销合作,购买生产资料和销售农产品。最后,信用合作整合了专业合作、供销合作和信贷合作三种农业服务部门,为小农生产和生活提供全方位社会化服务。

在这样的制度下,所有农民的交易活动,包括购买、销售、金融保险等。,小农的参与是他们对经济发展的贡献,而在所有生产经营环节中产生的利润都由农民分享,特别是那些回到地里的农民。在这个体系中,企业实际上是由农民建立的,所以在这个体系完全建立之后,技术人员、采购人员、销售人员、财务和保险人员都属于农民的范畴。这样,农民可以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受益。

这种合作结构的科学性在于,尽管农民手中的剩余资金很少,但仍有许多穷人积累的比他们积累的多。现实中的资本表现是,如果穷人手中的存款余额能够完全满足人们对贷款的需求,并且存在盈余,那么穷人就可以通过组建合作社来控制金融资本,产生的利差由合作社成员,特别是贷款成员共同分享,这种利差正在滚雪球式增长。

清远农村综合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

2018年10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访问清远市英德市电子商务产业园和张廉村进行调研,听取了广东省粤东、粤西、粤北扶贫工作和清远市农村综合改革的报告,肯定了当地做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城乡发展不平衡是广东高质量发展的最大缺点。应该努力解决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应该更加积极地努力,措施应该更加精确。应该长期努力。

首先,我认为清远的农村综合改革是中国农村改革的里程碑。新中国成立后,建立了土地集体所有制,但土地集体所有制是建立在“三级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基础上的。其土地产权尚不清楚。

清远农村综合改革的基本经验是明确行政村与村民小组之间的土地产权,明确界定村民小组中的土地产权,在村民许可的前提下,允许单个村庄的土地归属于行政村,从而解决了农村改革以来土地产权不清的问题,并利用土地集体所有制的优势有效组织农民,从而有效推进扶贫工作。

因此,贫困问题立即得到了解决,清远的贫困村庄也得到了更好的发展。吴冶村是广东省的一个前贫困村,2009年开始改革,首先是改善承包土地的分割,完善统分结合的土地承包制度。过去人均收入不到3000元,2010年超过1万元,到2015年达到2.5万元左右。

在金融方面,我在2013年底建议清远佛冈县龙塘村从信贷合作入手,解决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也就是说,干部要带头把村里农民的资金存到信贷合作部门,然后在村里发放贷款。在这样一个熟人社会,信息是完全对称的,这可以有效地防止坏账问题。实践证明,这个村子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坏账。同时,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也得到解决。更重要的是,农民之间的利益也得到分享。

从以上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在解决贫困问题上有着非常丰富的理论和制度创新成果。在新的时代,要进一步组织农民,就必须用上述合作社和其他方法。然而,今年诺贝尔奖得主提出的理论不能组织穷人参与市场竞争,从而形成与城市资本平等的竞争格局。

因此,我认为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首先忽略了关于如何破解发展中国家二元结构的基本理论。在发现一些具体现象后,他们没有形成组织穷人消除这些不合理现象的想法。相反,他们从城市居民的角度给予居高临下的指导,这将导致资源配置效率低和成本高。

(本文不代表南方经济智库的观点)

王彪

[实习生]黄民选

黄英来

[生产]南方经济智库

[作家]王彪

[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南方号码~自我管理号码~每日新闻经济部自我管理号码~南方经济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