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壮丽70年:四川巴中界牌村修路联网建博物馆

壮丽70年:四川巴中界牌村修路联网建博物馆 时间:2019-11-18 14:10:49   阅读3615

每天黎明时分,村医生程田冰都会准时从家里出发到界牌村诊所,为当天的就诊做准备。

程田冰除了是乡村医生,还是一名“策展人”。2015年,田冰和他的妻子李荣华克服重重困难,在村里建造了沙惠平博物馆。在他看来,界牌村丰富的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承载着这个古村落未来发展的希望。

界牌村位于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大河镇,川陕革命根据地腹地。1933年,红四方面军在这里打了一场杀牛平的战争,树立了少花钱多办事的光辉榜样。界牌村也被列入红军革命斗争的历史。

由于交通堵塞和不利的地形条件,界牌村一度陷入发展困境。如何发展经济已经成为一个难题。

短暂的“休息”后,界牌村再次出发寻找突破方向。界牌村以村里的红色文化为切入点,在巴中市建成了第一个村级博物馆、沙惠平博物馆和界牌红军烈士陵园。积极开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成功引进蜂蜜、芦笋、养牛等产业,并通过互联网向全国销售全村农产品。

2019年8月16日,田冰成立了沙坪博物馆。摄影师/上游记者雷虎

红色文物,村民们自己建了一个博物馆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集团军于1932年12月战略转移到川陕边区后,川陕革命根据地在川陕边区党组织和群众的合作和支持下建立起来。

虽然打牛坪战役已经过去了80多年,但当年战争遗留下来的战壕仍然保存在界牌村。

程田冰说:“那时,红四方面军的士兵在这些狭窄的战壕里作战。我们还发现了当年红军使用的枪支、头盔和其他作战物资。这些都证明了界牌村悠久的革命历史。”

2015年7月,巴中市巴州区民政局在界牌村山牛坪战役遗址附近修建了红军烈士陵园。今年4月,原烈士事迹陈列室进行了重新设计、翻新和展示。上游记者注意到界牌的大多数烈士陵园都是无名烈士的石碑。

每当外国游客来访,田冰都会主动充当评论员。“我们感到自豪的是,界牌红军烈士陵园已成为巴中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接待近15万名各界人士和烈士亲属前来悼念。”

界牌村除了丰富的红色历史资源外,还有巴文化、三国文化和农耕文化。

2015年,程田冰和他的妻子李荣华(界牌村党委书记)自费在巴中市建立了第一个村级文物博物馆——沙坪博物馆,展示从房子前后收集的历史证据。小沙坪博物馆已经收藏了近4000件大大小小的艺术品。

村民们把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中医藏宝书、珍贵的石版画、手书和其他历史文物送到了沙坪博物馆。陈田冰还收集并发现了近200件红军过去几年使用的衣架、水壶、刺刀、子弹夹、硬币等文物。这些红色文物是当年红军艰苦奋斗的见证,继承了红军精神,讲述了具有深远意义的红色故事

目前,界牌村已成功申请四川古村落保护,并保存了大量文物。编辑出版了《秦巴古道上的沙惠平》和《永恒第一村上的沙惠平》三本书,为界牌村的发展树立了金招牌。

农村党委书记李荣华认为长远来看,“我们可以建一个文物博物馆,保护传统文化,发展文化旅游”。红色文化旅游、古村落旅游、农耕体验旅游和森林健康旅游都是界牌村未来规划的目标。

2019年8月14日,界牌村将于年底与高速公路连接。摄影师/上游记者雷虎

在变富之前,先建一个池塘和一条路来打基础。

古代,界牌村位于巴中至通江的官道上。这是巴中、达州、通江和汉中旅游的唯一途径。它繁荣了一段时间。然而,随着道路交通的发展,界牌村逐渐变得萧条,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界牌村曾是巴州区著名的“三村”:高山村、寒山村和偏远村。农业收成不令人满意。

界牌村的平均海拔接近700米。供水问题是制约农业生产发展的难题。谷物收成取决于运气。

李荣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切。如何改变“依赖天气吃饭”的局面已经成为她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村委会决定把水利设施建设作为村里的一件大事。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界牌村新建和维护了6个堰塘、5个病塘、3400米运河和7500米运河。记者从河上游看到界牌村,村里的池塘和水池都是水。灌溉渠蜿蜒穿过田野,不停地流淌。水产养殖也是在这个高山村庄开始的。

农业生产得到了保障,但如何运输收获的农产品已成为一个现实问题。如果你想先修路,钱从哪里来?李荣华找到了交通部。交通部门的人说,修路是村民筹集资金和铺路的基础。国家支付铺路费用。当你的村庄完成路基后,如果我们通过检查,我们将给予你资金来修复路面。”

李荣华计算出一个账单:需要重建6.5公里的乡村道路,需要70万元来修建路基。除了劳动工资,村民还需要筹集人均400元的资金。

李荣华带头从家里拿出10万元,买了修路所需的工具和设备。白天,李荣华和大家一起挖沟铺路。晚上,她一个接一个地回家谈话和动员。界牌村参与修路的村民人数慢慢增加,三个多月后路基终于铺好了。随后,界牌村获得300万元资金,分阶段扩建加固6.5公里村道和3公里社区道路。

“村里的路过去是土坯路。手推车进不去。手推车不想来。成都不能变成现金。既然道路已经修好了,大车和手推车都开着了。商人和游客可以开车去庭院大坝。商品可以出去,人可以进来。”界牌村的土鸡农郭文华满脸笑容。过去两年出售本地鸡和成年鱼让她赚了很多钱。

2019年8月15日,界牌村果药间作示范基地。摄影师/上游记者雷虎

种植医药养蜂集约发展农村产业

工业发展是农村扶贫和繁荣的关键。界牌村改善生活环境后,如何提高村民人均收入成为李荣华工作的重点。

2018年,界牌村在引进外力发展芦笋产业的基础上,引进巴中水牛生态农业有限公司,通过界牌村“公司农民”模式,积极发展果药套种产业,发展果药种植1500多亩。

“公司从村民那里转让土地,并每年支付土地使用费。村民不仅可以获得地租,还可以雇佣公司种植农产品并获得收入,无论收成如何都可以得到保证。”界牌村主任程宏志向上游记者介绍了水果和药物套种领域,“现在这一领域种植了樱桃树,两年内可以收获水果。樱桃树下种植了姜黄、紫苏等中药材,因地制宜发展了种植业。只要主营业务收入好,我们村民的生活就会更好。”

村民罗淮安早年中风,身体残疾。在那之前,他和他的妻子在照顾家里的三亩土地,维持着基本的生活。村里“公司农民”发展的消息传来,罗淮安把他的土地转让给了大风车公司,并每年获得固定的转让收入。罗淮安的妻子受雇于大风车公司(Big Windmill Company),照顾庄稼,根据工作量赚取收入。“我儿子现在也在外面工作,和原来相比,家里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国家为残疾人制定了政策,生活也得到了改善。”

界牌村根据高山村落的特点,发展了新的产业。酿造、育种和特种水果种植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由于生态环境良好,界牌村生产的农产品被自动标为“绿色生态”。

2017年,在李荣华的积极努力下,该村用30万元开发蜂蜜。然而,由于养蜂是一项技术性的工作,村民们担心不会成功,李荣华再次站起来,动员他的儿子去养蜂。李荣华的儿子程柯文立即做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辞去了在城里的工作,回到村子里养蜂。

程柯文回家了。从最基本的研究开始,他鉴定了野生蜜蜂,检查了蜂巢,并观察了蜂蜜。一步一步地,他成了蜜蜂育种专家。他成立了程氏甜远缘种繁育专业合作社。他不仅亲自饲养蜜蜂,还带动整个村庄发展蜜蜂育种。通过“大分支专业合作社”的发展模式,他示范并带动23名村民养殖了350箱中国蜜蜂。“目前,专业合作社已经销售了500公斤蜂蜜。年末,收入估计为每公斤80元40万元,农民收入增加6000元。"

2019年8月17日,界牌村电子商务品牌“石初晓”。摄影师/上游记者雷虎

这个古老的村庄用电子商务快递运送当地产品。

近年来,农村电子商务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发展,界牌村也搭上了这一快车。2016年3月,界牌村迎来了包括何九江在内的五名大学生,并注册了“优图农”和“仕初晓”两个品牌,发展农村电子商务。

“现在城市居民或外出工作的村民非常想念来自农村的各种小吃和原生态农产品。我突然想到我们可以做这些原生态的东西的销售!”“石初晓”品牌经理石毅向上游记者回忆了创业的初衷。

一方面,石毅和何九江组织何光义等村民专门生产腊肉、农家豆酱和熏豆腐等特色农产品。另一方面,他们发挥年轻人熟悉互联网和营销的优势,创造品牌销售特殊农产品,创造更多价值。

“我不认为这些本地产品会成为畅销书,并在全国畅销。我光卖豆腐干一年就赚了22万元,比工作好得多。”谈到农村电子商务带来的好处,“优秀土壤农民”和“小厨房”的供应商何光义不禁笑了起来。

在界牌村新建的旅游服务中心,“优图弄”建立了农村电子商务实验室。经营者何九江计划在这里建立一个离线实验室,通过互联网向全国销售豆腐干、青椒、萝卜干等特殊农产品。

何九江告诉上游记者,在浙江省松阳县霸州区东风的帮助下,该村正在扩大农村电子商务规模。他正计划升级产业形式,建立完整的产业链,使界牌村的电子商务产业做大做强。“我们不仅需要成为自己的品牌,还需要提供其他平台,扩大产业链。”何九江自信的背后是一张辉煌的成绩单。2018年,村民和集体从网上和网下超过200万元的销售中受益。

程田冰希望更多的游客能够来到沙坪博物馆,体验界牌村的悠久历史。何九江正与他的合作伙伴一起,进一步更好地销售界牌村的农产品。

界牌村利用地理环境和浓郁的红色文化,走上了一条文化、旅游和生态相结合的乡村复兴新路。

四川巴中上游记者雷虎

中华彩票网 中国竞彩网 江苏快3下注 吉林快3 重庆幸运农场app